我叫做鄭立標,四十五歲,一個礦工,一個普通的礦工。
除了工作時,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家玩吉他,畢竟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搖滾過啊!
我的父親叫做鄭楚霖,也是一個礦工,已經去世了。
我還有一個孩子,叫做鄭國義,成績一級棒,常被我叫來幫忙。
我知道這些都不重要,我只是做個介紹,讓你們更認識我身旁的人。
 
因為沒有他們,就沒有我。
 
 
我很愛我的孩子。
那天中午,颱風天,我們吃過午飯之後,跟往常一樣地,我跟孩子在客廳聊天,因為當天不用上工。
我拿起了我父親給我的一個徽章,將它放到兒子手上。
「國義,這個金色徽章會給人帶來平安,是我的父親給我的,我每天都將它帶在身上。有了它,確實得到了平安,這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樣,哈哈。現在,我要把這個送給你,希望它也可以帶給你平安。」我將徽章放到他的手上。
「謝謝爸!」國義笑著看著我,他用手摸了摸徽章光滑的表面。
我知道他一定很喜歡這個徽章。
 
 
隔天下午,依然還是颱風天,但是施工進度嚴重落後,我便獨自一人來到洞窟。
其實國義還是跟過來了,只是我渾然不知,我明明不准他來的。
我一個人在洞窟裡敲敲打打的,汗水已經流到整件衣服濕透了。
突然一陣巨響,洞窟攤了一半,我被壓在一大團岩石下。
國義撞見了,立刻衝進來幫忙,他將壓在我身上的巨石挪走大部分,我也用我僅存的力氣將部分的石塊推開。勉強地將身體挺直,辛苦地爬出石堆。
我倒在國義面前,臉頰還有手臂上都是血,慘不人賭。
我輕輕咳了幾聲,鮮血就像嘔吐物般從我的口中衝出,一點也不誇張。
 
「爸!你別死!」國義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我看了真捨不得。
「孩子,看樣子我是不行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為我難過。只要想作我只是睡了一陣比較長的覺而已,我們最後一定會遇見的!」我微笑著說,想安慰他。
國義突然把我的手掌扳開,將我送給他的那個徽章放到我手中。
「爸!你說這個徽章可以帶來平安,你笑說這是免死金牌。現在,我把他還給你,拜託你不要走!」國義哽咽的說,眼淚不間斷的流。
我沒有說話,只是把眼睛閉上,我微笑,因為在我離開的這一刻,有我兒子陪在我身邊,關心我、愛著我,我已經很幸福了。
我還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國義感覺到我的體溫漸漸的在降低,便不再哭泣。
他只是擦掉眼角的眼淚,將快要流下的鼻涕吸了回去,身體微微顫抖。
他知道我走了。
 
他將我的手掌打開,裡頭的徽章不見了。
「爸!你好走!一路好走!我愛你!」國義的眼淚又不受控制了。
「好!我會的!我也愛你!」我在靠近洞窟頂端的一角,擦著眼淚回答他,雖然我知道他不會聽見的。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穿著一套淺藍色西裝。
「走吧!庭長想見你!」他說道。我沒有多問他庭長是誰,但我想我猜到了。
 
好吧!我準備好了!
 
 
我帶著金色徽章,緩緩地跟著他往上升,來到了天門庭長面前。
庭長看了看我,並向我索取了那個金色徽章。我向前一步,提交。
「這徽章的意義是什麼?」庭長問了,祂舉起拿著徽章的手。
「這是我家的傳家之寶,可以帶來平安。」我喘著氣回答,情緒似乎尚未平復。
「但是你確定你平安了嗎?」
「不然我怎麼可能會到天堂呢?」我微微笑。
「我欣賞你,也欣賞你跟你兒子的感情,剛才我都見著了。這個位置,就是需要你這種偉大的人才。恭喜你,成為新的天門庭長!」庭長拍著手,吆喝。身旁的小官也跟著鼓掌。
我並沒有推拖掉這個職位。
庭長拿著金色徽章,往門口緩緩走去,幾個小官跟在祂的身後。
「等一下!」我叫住庭長,祂沒有說話,只是挑著眉。
「你要拿金色徽章去哪裡?」我又問。
「它將發揮它最大的功效。我將讓它成為免死金牌,若是有人被總執事誤判,你將可以給他這個徽章,而他,可以免於一死。但是,請謹慎使用,因為這是唯一個免死金牌!」庭長說
我點點頭,庭長繼續漫步在紅色長地毯。在祂準備踏出庭長堂時,我吸了一口氣。
「還有,」我看著庭長問道。
庭長回過頭來,用一種我沒有見過的鎖眉表情看著我。
 
「我可以用來保護我兒子嗎?」我擔心。
「有何不可?」庭長終於露出了安祥老人的笑容。
 
The End,原創小說《關聯》全劇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i Hsu 的頭像
Hali Hsu

Act your SIMPLE life!!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