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冰湖與橡皮艇 








冰湖位在地球北端,一個我們沒辦法直接看到的地方。

小到就連手指頭點在地圖上,都可以完全被遮蔽。


家族姓傑克森的五個孩子們,已經住在那邊三年了。

三年來,五個孩子們坐在冰湖上的一個橡皮艇上,肚子餓了跟冰湖沿岸邊的小販要東西吃。如果尿急了,就靠在石頭後面的小角落,各自往橡皮艇的外面解放。


所以他們從來沒有下過橡皮艇。


冰湖是當地還算有名的觀光景點,所以有時候也會有別的橡皮艇路過他們身邊。

「嗨。」留著金髮、身懷六甲的米蘭達,跟帥哥老公兩人一起搭著淺藍色的橡皮艇,經過他們身邊,她主動跟他們打了招呼。跟傑克森家的黑色橡皮艇比起來,小夫妻的橡皮艇倒是看起來活潑多了。

傑克森家的孩子們撇了一眼,然後繼續在橡皮艇上做自己的事。

「真沒禮貌。」米蘭達扶了扶墨鏡,依偎在帥哥老公懷裡。他們離傑克森家的橡皮艇越來越遠。


「欸,你為什麼不理剛剛那個金髮女生呀?」一個留著小鬍子的傑克森問。

「因為她是孕婦!」皮膚很黑的傑克森說,加上一個大白眼。

「喔,對啊!」帶著眼鏡的傑克森應和著。

然後他們繼續在橡皮艇上做自己的事。


湖水的反光很嚴重,如果不戴上太陽眼鏡,根本連眼睛都張不開。

所以當忘記帶太陽眼鏡,就來冰湖玩的雪芙莉,划著橡皮艇靠近傑克森家的橡皮艇時,她的眼睛早已瞇成一條線了。

「喔,嗨美女!」皮膚很黑的傑克森眼睛閃耀著星星,把手邊的筆記本丟到湖裡,趕緊挺直了腰坐正,伸出手想要跟雪芙莉握手。

皮膚很黑的傑克森這個忽然的舉動,把橡皮艇弄得搖搖晃晃,留著小鬍子的傑克森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結果雪芙莉只是瞇著眼睛,輕輕地點了個頭,就把頭別了過去。

「你看!美女對我點頭!」皮膚很黑的傑克森喜出望外,不忘跟旁邊的傑克森們炫耀。

「那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會啊!」穿鼻環的傑克森眉毛一挑,一臉不屑的表情,望著雪芙莉的背影,大喊:「嘿!美女!」

只見雪芙莉回過頭,同樣對穿鼻環的傑克森輕輕地點了個頭,就把頭別了過去。

「那有什麼難的?」穿鼻環的傑克森對皮膚很黑的傑克森聳了聳肩,同時挑了挑眉毛,繼續拿奇異筆在大腿上畫畫。

「喔,對啊!」帶著眼鏡的傑克森應和著。

然後他們繼續在橡皮艇上做自己的事。


一般來說,觀光客通常都是一群穿著鮮艷顏色衣服的人們,有些人還會帶著可笑的帽子,有時候上面還會寫著這些一般人看不懂的字。

但像是約翰這樣穿著西裝鼻挺的人,出現在冰湖這種地方卻顯得稀奇。

傑克森家的孩子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觀光客,於是當他們的橡皮艇靠近時,打赤膊的傑克森輕輕點了一下約翰旁邊,一個扛著攝影機的男人的背。

「你們在幹什麼呀?」打赤膊的傑克森好奇的問。

「我們在拍新聞啊!就是電視上的那種。」扛著攝影機的男人回答,他的POLO杉上面掛著一個小牌子寫著「太陽新聞台」。

「電視?」留著小鬍子的傑克森摸了摸下巴, 一臉狐疑地問。

「你們這邊沒有電視嗎?」約翰睜大了眼睛,,一副看到奇珍異獸的表情。

「沒聽過。」打赤膊的傑克森臉色不太爽,還一邊用表情跟其他傑克森確認。

「喔,對啊!」帶著眼鏡的傑克森應和著。

「那沒關係,這不重要。我們是來採訪你們的,聽說你們都不下....應該說是船嗎?那你們平常都會做些什麼呢?」約翰把麥克風推到打赤膊的傑克森面前,卻把他嚇了一跳,趕緊把麥克風推給穿鼻環的傑克森。

穿鼻環的傑克森思考了一下,一副想到什麼了,抓著麥克風說:「我會畫畫!」一邊說一邊把手上的畫冊攤開,結果裡面出現的卻是一些花花草,看起來像是幼稚園小朋友練習畫的圖案。

「這樣阿...」約翰面有難色, 皮膚很黑的傑克森搶過麥克風:「我會睡覺!」

「我會打呼!」

「我會看正妹!」

「我會放屁!」


傑克森家的孩子們爭先恐後地搶著回答,約翰嚇了一跳,一個不小心翻下了橡皮艇。可憐的攝影師也失足跟著掉下湖裡,攝影機都泡到水了。

約翰一邊發抖一邊跟攝影師抱怨:「這些人什麼正事也不做,就只會做些沒營養的事?」

「而且他們還不下船!記得嗎!有夠誇張!」攝影師一邊拎著泡水的攝影機,一邊不爽地遊走,放棄採訪他們。

「什麼嘛,就這樣走了!真沒禮貌!」打赤膊的傑克森氣急敗壞地對著約翰跟攝影師漸漸游走的背影咒罵著。

「喔,對啊!」帶著眼鏡的傑克森應和著。

然後他們繼續在橡皮艇上做自己的事。


不久後,天色漸暗,天空下起了大塊的冰雹,打在身上痛到不行。所以他們趕緊把大傘撐了起來。身旁的遊客們也一個一個把附在橡皮艇上的大傘撐開,插在橡皮艇中間。

可是冰雹卻越下越大,冰湖的湖面都開始結冰了。其他遊客們紛紛把橡皮艇划向岸邊,準備上岸。但傑克森家的孩子卻不為所動。

「趕快上岸吧!天氣越來越冷了!冰雹越來越多了,等等會滑不動的!」一個歐巴桑觀光客一邊划向岸邊一邊對著傑克森家的橡皮艇大喊。

結果沒有人理歐巴桑。


「沒關係,我們把手牽著手吧!這樣就不會冷了!」留著小鬍子的傑克森說。

「沒關係,我們互相對著對方的臉呼氣吧!這樣就不會冷了!」打赤膊的傑克森說。

「沒關係,我們把打進來的冰雹丟出去吧!這樣就不會冷了!」穿鼻環的傑克森說。

「沒關係,我們趕快一起睡覺吧!這樣就不會冷了!」皮膚很黑的傑克森說。

「喔,對啊!」帶著眼鏡的傑克森應和著。

五個人在被冰雹攻擊的橡皮艇上,靠在一起互相取暖,討論著怎麼保護自己。但是卻沒有人想要把橡皮艇划上岸,趕快逃離現場。

冰雹還是不留情面的下,一下就是三個小時,這在冰湖這裡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冰雹停了之後,兩個穿著藍色警察制服的男子,牽著警犬回到怖滿冰雹的冰湖,卻發現整個湖面已經看不到湖水了。

湖面上只有一個黑色,被冰雹刺破的橡皮艇,裡面躺著五個手牽著的傑克森孩子,他們的身體都結了冰。


沒有了呼吸。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