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ormailteens.png  




在我念小學的時候,並不算是特別優秀的學生。

也是一個放學回家除了做作業,就是在看電視玩電腦的小孩子,跟許多人一樣。

雖然如此,我的成績還是勉強維持在中上階段,沒有到值得仰頭猖狂的程度,但也不至於讓父母親太過於懊惱。

因為念得是私立學校,身邊多得是比我們家有錢很多的家庭。

他們有的人上課天天抹髮膠,把自己弄得像是蠟像一般;有的人在家裡的休旅車上接上電視遊樂器,在短短的放學時間裡邀請同學到他們家的「車上」去打電動(不知道是真心想找孩子的同學玩樂,還是純粹想要炫耀的意思);有的人家裡有錢到可以捐幾十萬給學校買平台鋼琴。

不過在這麼多有錢人家小孩之間,有一個同學卻與眾不同。

他是個原住民小孩,黑黑的、瘦瘦的,用不禮貌一點的形容詞來敘述他的話,他很像一隻小猴子。

小猴子不是有錢人家小孩,當時最酷最流行的神奇寶貝貼紙,他也一張都沒有,甚至穿的鞋還髒髒的,感覺那雙鞋似乎經過了不少的故事。

但是我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看不起他。

小猴子的成績不是很好,我想跟其他一回家就是大爺般的有錢人家小孩不同吧,或許小猴子放學回家之後還有很沉重的負擔也說不定。

說不定他回家之後,還要幫忙照顧弟弟妹妹;說不定他回家之後,還必須幫爸媽打掃、洗碗盤,甚至還要做些我們連想都想不到的辛苦事,這都很難說。可是我始終沒有求證。

但是小猴子的爸媽之所以會選擇讓他來念私立學校,想必也是希望給他一個良好的教育環境,希望未來的他會有很好的發展吧?


某一次段考結束之後的第一個上課天,大家肩上背著書包,手上拎著看過就忘了的考卷,嘻嘻笑笑地離開教室,準備回家。

因為我剛好特別晚走的關係,映著夕陽的走廊已經空空盪盪,剩沒幾個人。

這時我卻透過玻璃門,看到小猴子坐在磁磚階梯上,旁邊圍著兩三個同學。

我走進一看,看見人群中央,小猴子手握著已經被弄皺,卻還是勉強看得到成績的考卷。

上面的紅字,慘不忍睹。

他身旁的同學騰出一個位子,好讓我可以坐在他旁邊。我摸摸他的背,安慰他:「怎麼啦?你還好嗎?」

「我考得好差,怎麼辦?我爸媽看到一定會很傷心...怎麼辦...」小猴子一邊說,兩頰的眼淚沒有停下來過。

從他的眼神裡,我看到的,並不只是一個擔心成績太差回家會被責備的小猴子,而是一個真正因為考試失利而沮喪難過的他。

於是,我告訴小猴子:「下一次再加油就好了,不過是一次考試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後更重要的考試多得是,因為一個小挫折被打敗就太遜了!快點振作起來!」

不久之後,他便收起哭喪的臉,笑著跟我們說拜拜,之後大家便各自回家了!


不過現在再回想起來這件事情,不禁感概:我們這輩子究竟有沒有像小猴子一樣,因為在乎成績而感到傷心難過,甚至真的因此哭泣過呢?

還是成績對我們來說,真的只是一個責備與否,當掉與否,或是獎勵與否的標準,而已?

 

    全站熱搜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