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7351518-3500631289   



因為最近開始有了室友,人生中第一次進入這麼密切集體生活,稍微有些不習慣。

特別是從來沒有睡過上舖的我,第一次必須克服自己的懼高症,每天早晚在爬上爬下,就算不習慣還是得習慣。

但這都是小事,畢竟習慣成自然,而且「怕高」這種事情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找對方法,自我調整心態,並不是太難解決的問題,但另外一個問題就比較大了。


不過是過完第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室友們就問我:「你昨天怎麼了啊,叫超大聲的,大家都被你嚇醒了!」

我超尷尬,用很微弱的語氣問:「是⋯⋯我說夢話嗎?」

室友點點頭,看起來表情非常認真,不太像在騙人。


回想起來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因為「夢話」這件事情,而讓自己陷入尷尬的狀態中。


第一次是十幾年前。


當時年紀還非常小的我,在過農曆年時,依照爺爺家的習慣打通舖睡覺,整個塌塌米上大約躺了十幾個親戚,大家都躲在睡袋裡面睡覺。

那天是除夕夜,我也一樣,就跟大家一樣正常的睡覺。

至少我自己覺得很正常啦。

結果大年初一早上,當我跟著大家一起早起吃稀飯時,大伯一看到我,就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問我:「誒,你昨天說了整晚的夢話耶!」他把罐頭脆瓜塞進自己嘴裡,又補了一句「而且是英文的!」



那時候的我不過才國中左右吧,可能是因為有在上英文班的關係,當然這是後來我給自己的解釋啦,但那時候根本不懂怎麼進對應退啊!

我只覺得很尷尬,非常非常尷尬。所以一邊傻笑,一邊紅著臉繼續吃我的早餐。

「看來以後要當歪國人囉!」不知道哪個親戚還補了一刀,真是有夠無聊。而且這邏輯根本不通。


吃完早餐,我一個人跑去客廳看電視,不久後母親也吃完坐到我旁邊一起看,好像忽然想起什麼把頭轉向我。

「對了,除了講英文,你昨晚也一直叫『蔡閨』耶!」什麼?連母親也想討論夢話的話題!

「蔡閨?」我滿臉問號。

「對呀,你有同學叫蔡閨嗎?」我不敢相信母親問了這題。

「沒有啊,蔡閨就是電視上那個蔡閨啊。」我當時的意思是說,我人生中知道叫做「蔡閨」這個名字的人,就是電視上的那個蔡閨,沒有別人了。

「你夢到那個蔡閨喔?」母親非常認真在聯想這題,但根本不是啊,我完全沒有夢到她的印象啊!

後來我解釋再解釋,母親還是以為我夢到蔡閨,而且這個話題至今還一直被重提再重提,成為每一次講到「夢話」時的必備話題,我真是太冤枉了!


根據我的室友告訴我,我最近每一天晚上都會說至少一次的夢話。 除了一位特別晚睡,其他兩位室友都是屬於快速熟睡型的,因此波及的範圍好像只有一位。

看來我也只能跟那位室友說聲抱歉了,我想,任何相處上的摩擦我都可以試著改進,只有這件事是我無能為力的啊!

畢竟有誰可以控制自己要不要說,或者控制自己說特定內容的夢話呢?

太難了吧。



創作者介紹

Act your SIMPLE life!!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