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平淡的青春-2013-400 





我絕對要在2013年全力衝刺,認真的寫《那平淡的青春》,希望一個月至少可以寫兩篇,平均起來大概是兩個星期一篇。

但事情是這樣的,寫這篇文章的同時(1/12),已經快要一月月中了,我竟然才第二篇寫而已!(而且老實說,上一篇還是去年年底就已經寫好的!這篇根本就是今年的第一篇~)

所以囉,誠如各位所見,以及過去在寫哈小說系列的經驗,我發下的豪語絕對純粹就只是豪語而已,大家還是聽聽就好。(但我還是會認真寫啦請大家要相信我!!!!)


回到《那平淡的青春》。


其實多年以來,我都一直反覆做著一個惡夢。

這個惡夢在我腦海裡不斷縈繞,不是每天,但每個一陣子就會出現。在我好像快要忘記它的時候,它就會忽然跑來找我。

每次夢到這個,我都會立刻驚醒,只差沒有冒冷汗而已,情緒要好一陣子才能平復。

有沒有這麼誇張?絕對是有的。


先來到故事的起點。


小時候,大家都喜歡在下課時玩耍,其實也不是說上課的時候有多緊繃,就是一種習慣,你知道,小孩嘛,總是喜歡跟風,大家做什麼自己也想要跟著做。

「我們一起去一樓玩吧!」我的國小朋友們這樣邀請我,於是就跟著他們到所謂「一樓玩的地方」去。

順著教學大樓出來以後,是一條鋪著水泥地的長走道,一邊是停車場兼操場,一邊則是繩索區,除了走道,兩旁都是露天的。

走道兩旁的矮樹叢,種著一種紅色的花。朋友們邀請我摘下一朵,把綠色的花萼剝掉以後,用嘴巴吸裡面的味道。


「甜甜的吧!」朋友自己也摘下一朵,搶著吸吮著,當作示範。

我跟著做了,真的甜甜的。

長大後我才知道,那種花叫做朱槿,本來就是以其花蜜聞名。不過當時沒有什麼警覺性,這樣的行為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危險,如果是什麼有毒的花,那不就死翹翹了?


一邊吸著朱槿花,我們一邊沿著水泥走道往前走,忽然看到前方出現好多大排長龍的人潮。

「他們在...幹嘛啊?」第一次來到這類似小型遊樂場的地方,我不禁好奇地問著。

朋友們沒有解釋,一臉興奮的樣子,看起還是沒有聽到我的疑問。我只好自己看。

前面是一個大約十幾坪的空間,有著一組四架的鐵製鞦韆,旁邊還有木頭做的繩索,以倒著的V,呈現在大家眼前,大概高三公尺。因為我不知道它的準確名稱,我也無法從網路上查到這個設施,就先稱它為「木頭繩索」吧!

鞦韆就不解釋了,就是一般大家看得到的那種,用鐵圈圈吊著一片長條橡膠坐墊的那種。只是我們的品質好一點,好像還曾經看過別的地方有用輪胎做的。

至於木頭繩索,則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遊戲,但當時真的很熱門。好多小朋友都排隊要玩,受歡迎的程度,跟盪鞦韆不相上下。

剛剛說過,木頭繩索是一個倒V的形狀,一邊是傾斜的平面木板,垂吊著一條白色的繩索。玩法是順著繩索,爬上高約三公尺的平面,然後從另外一邊格子狀的繩索慢慢往下爬。

這是一輪。

玩完一輪之後,可以排隊再玩一輪。就這樣輪迴下去。

我並不敢玩這個遊戲,應該說我從來沒有順利完成它過,因為實在太可怕。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踏上那個平面,就算我再怎麼奮力拉繩索,也總是停滯不前,不像其他人一樣可以一步一步往上爬。

我只能不斷拉扯,常常拉到手都紅了,還是站在同樣的位置,非常狼狽。

於是我後來就放棄了。

盪鞦韆這種沒什麼難度的遊戲倒是玩了不少次。


後來,這個十幾坪的小型遊樂場,就成了我當時最愛的地方,無論何時,只要一有空我就跑去。

通常是下課的時候去,但也有例外。

有一次考完小考,寫考卷總是很快的我,比大家都還要快就寫好了,所以老師告訴我:「交完考卷就可以出去玩了!」

聽到老師這樣說,我實在太開心了,就興奮地跑去那十幾坪的小型遊樂場玩。

可能是在下雨的關係,也可能是上課時間,不管是盪鞦韆或木頭繩索都沒有人在玩,所以我就像大爺一樣,一人獨享。

把全部的設施都玩過了以後,已經不知道要幹嘛的我,無聊地跳上旁邊大約五十公分高的水泥牆上,緩慢的來回行走。

我一邊搖搖晃晃,一邊觀察下雨天俇慌的螞蟻,一邊幸災樂禍。


剛剛說過,可能是下雨的關係,我竟然走著走著就不小心跌到了!!!!!

就這樣不偏不倚地摔個狗吃屎,還正面地以牙齒撞地!!!!!


「好暈啊!」當時我腦中只有這個想法,但是旁邊都沒人。

也幸好旁邊沒人,不然被人看到我這樣誇張的跌倒,也是太糗了。


我拍了拍身上沾到的一點灰塵,決定回到教室,因為實在太無聊了,而且這麼一摔不知道為什麼真的好暈。

我一邊走,一邊揉著剛剛撞到微微腫起的手肘。

經過廁所前的鏡子時,完全嚇到說不出話來。


「我的牙齒怎麼了!!!!!」我完全傻眼。


鏡子裡的我,長得跟平常一樣,但一張開嘴,左邊門牙怎麼斷了一半?難道是剛剛摔倒的關係?

我趕緊用手摸了摸左門牙缺少的那一塊,真的不見了!又摸了斷裂的地方,手上還沾了一些殘餘的牙齒碎屑。

「所以我的左邊門牙就剩下半顆嗎?」我超級驚慌,趕緊掏出口袋的零錢,立刻衝去學校大廳,打公用電話回家。

「好!你先不用緊張,我現在去接你!」跟母親解釋了事發經過後,她這麼安撫著我。


後來我們就去了牙醫診所。


牙醫一看到我的狀況,沒有太多餘的情緒,只是冷靜地告訴我:「你這個,要做根管治療才可以!」

我跟母親也不疑有他,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誰知道所謂的根管治療就是「抽神經」,我躺在診療椅上好幾個小時,痛到眼淚都飆出來不知道幾次了。

總之,最後在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後,總算把牙齒給補好了。

「很棒!很棒!」醫生看著我平整的兩顆門牙,得意地笑著。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大概是那次補好的半年間,我常常覺得自己的左門牙怎麼好像越來越短,直到某天它竟然又變回原來的長度,這才發現,原來補的牙齒已經消耗光了!

所以我又變回兩個長短不一的門牙!

哪有這種事!!!!!!這麼說我上次抽神經是抽心酸的嗎?


那陣子的我,剛好也在矯正牙齒,所以當矯正醫師一看到我的狀況,便表示他可以幫我處理這個問題。

就這樣,他幫我解決了,但同時卻也告訴我:「我不確定這次可以撐多久喔!如果又斷就得再來補!」

矯正醫師說得輕鬆,但他卻不知道這句話從此成了我心中永遠的陰影。


因為這句話,我每天都要過著提心弔膽的日子,深怕我的門牙又斷了,深怕我好不容易平衡的門牙又出事。

那是多麼可怕的情節。

每天這樣日有所思,當然也就夜有所夢。

所以我常常做牙齒斷掉的惡夢:可能是吃到很硬的東西,可能是打架被人朝嘴巴揍了一拳之類的,反正就是以各種方式,摧殘我的門牙。

每一次牙齒在夢裡一斷掉,我就會立刻驚醒,然後趕緊摸一摸自己的門牙,看它是不是還健在?兩邊門牙是不是還長得一樣高?

這樣的惡夢持續都在發生著,門牙卻從來沒有真的斷過,真是慶幸。


希望我的門牙都能一直好好的,那些多年來的惡夢可以完全不要實現。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希望夢境可以不要成真。


順帶一提,其實我到現在寫這篇文章,都還一邊寫、一邊嘴軟。但自從那次矯正醫師幫我補齊左門牙後,它就沒有再斷過或消耗掉了。

真是謝天謝地。

 

創作者介紹

Act your SIMPLE life!!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