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LAST CHRISTMAS 

 


便利超商裡面,暖暖的熱飲機上面用燈光跟布偽造的火柱看起來很假,但很溫暖。

玻璃上的霧氣,用視覺傳達出室內外的溫度落差有多大。

店員穿著綠色制服,悠哉地坐在櫃台裡面在玩手機。

商店裡沒有任何客人,也對,天氣這麼冷大家當然都早早就回家了。沒有什麼人會想要在外面流浪,除了沒有家回的人,或是回不了家的。


男子西裝鼻挺地站在店外面,領帶稍微鬆開,免得喘不過氣。

左手的公事包很輕,因為裡面是空的。要不是因為要騙老婆自己工作依然穩定,還要假裝上班,穿著這一身西裝,拎著一個公事包,每天早上在大家都去上班時,一個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呆。

這種事情聽說幾時年前就是如此了,現在竟然還在發生。

我們的總統不是說現在失業率降得多低嗎,狗屁,我被裁員已經兩個月了,什麼狗屁都領不到。男子心裡暗自咒罵著。

在剛失業的第一個禮拜,男子就已經去失業救濟處報到,因為他看報紙知道剛失業的人可以暫時領個幾個月的失業救濟金,聽說至少還過得去。

這也是為什麼男子當時被裁員時,並沒有特別感到怒氣沖天,反正還可以再找工作嘛,而且靠失業救濟,應該還暫時過得去。

所以當他點開人事處的裁員通知,看到自己出現在名單上,而且竟然是望塵莫及的裁員榜第一名時,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只是找工作這件事情沒有他想像的簡單。


短時間之內竟然找不到以他的學歷,又讓他滿意的薪水的工作。於是他前往失業救濟處想要領領失業救濟。

結果櫃檯裡,穿著花花襯衫、一邊嚼著檳瑯,一邊挖鼻孔的老太婆,慢條斯理地告訴他:「啊你這個不行偶~」

「不行?為什麼?」男子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失業救濟基本上吼,不是想要領就可以領了啦。阿這樣我叫我老闆著火我,我不是也可以來領?」

「著火妳?」男子一頭霧水。

花襯衫老太婆哈哈大笑,一邊扶著無框眼鏡一邊說:「就是fire我(炒魷魚)啦!哈哈哈哈哈!」


眼看男子眼睛變成兩個等於,老太婆收起嬉皮笑臉,繼續說:「是這樣啦,失業救濟吼,是說,你被非自願離職之後呢,要好幾次求職被拒,才可以來領啦!沒有人像你這樣一失業就來的啦!先去找工作吧,幾個月之後找不到再來啦!快去快去~」

男子板著一張臉,看起來很不爽。但是老太婆並沒有要繼續跟他談話的意思,一邊用手像趕蒼蠅一樣揮來揮去,示意要他快滾。

所以他隨手拿了老太婆名牌前的顧客意見單,記下了老太婆的名字,轉身就走。

就因為這樣,他的失業救濟金便沒有了著落。


之後男子還是每一天就像是平常一樣,早上準時起來,晚上稍微晚一點點回去。

就是想要營造出,他還是一如往常上班,而且比平常還要認真一點點。

太太看得很感動,覺得丈夫積極向上,說不定哪天真的受到老闆的賞識,就真的出頭天了。

還貼心地每天晚上越煮越好,就是希望丈夫平常在外辛苦工作,回到家不用操心,而且還可以感覺到溫暖。

「把拔每天都很辛苦工作喔!所以你們也要乖乖的知道嗎?」媽媽總是這樣告訴他們的孩子們。

男子在沙發上看電視,聽到廚房裡母親對孩子囑咐的話,不禁感到慚愧。

「那可以偷偷跟把拔要聖誕禮物嗎?」兒子鬼靈精怪地偷偷問媽媽。

「這就要你自己去問把拔啦~」媽媽故弄玄虛。

於是兒子蹦蹦跳跳地跑到客廳,黏著正在看電視的男子,一邊撒嬌一邊說:「可不可以啦可不可以啦~可不可以啦可不可以啦~」

明明就偷聽母子在廚房的對話,但男子還是裝傻地問:「什麼啊?」

「就是聖誕禮物阿~可不可以啦可不可以啦~」

「好啦,當然可以啦,你們那麼乖,你跟姐姐都有!」

「耶!!!!!!」兒子蹦蹦跳跳地跳回廚房,俏皮地跟媽媽比了個「耶」的手勢,然後一面跳回房間,一面跟姐姐大喊「把拔要送我們聖誕禮物~把拔要送我們聖誕禮物~」

男子看著兒子遠去的背影,心裡五味雜陳。


而現在,男子站在便利超商門口,看著口袋只剩下一枚五十塊銅板,心裡同樣五味雜陳。

所以禮物就沒辦法買了嗎?男子低著頭深呼吸。

在最靠進便利超商門口的架子上,擺著上面印了海綿寶寶造型的巧克力糖桶。

孩子們都很愛吃巧克力,更喜歡看海綿寶寶。

愛看到就連平常不看卡通台的他,都知道那隻海綿叫做海綿寶寶,那隻海星叫做派大星,還有一個謝老闆,皮老闆,之類的有的沒有的角色。

那個巧克力糖桶一人買一桶的話,已經超過五十塊吧?喔不,就算只買一桶也一定超過五十塊。

怎麼辦?硬著頭皮上好了。

男子偷偷掏出放在公事包裡,平常一定會放進去的美工刀。

低著頭走進便利商店。


叮咚。


「歡迎光臨~」穿著綠色制服的便利店店員本能地把手機丟進櫃台底下的包包裡,轉身站起來並且完全不帶感情地背誦著:「關東煮一律十元起,新鮮屋全品項第二件五折。」

男子什麼反應也沒有直接往便利商店最裡面走,並且在放罐裝飲料的冰箱前庭下來。

放餅乾的架子的高度很剛好,架巧跟男子的視線垂一直線,所以可以偷偷地觀察店員的一舉一動。

店員摸了摸頭髮,抓了一下屁股,然後無聊地在捲條碼感應器的電線。

男子慢慢地往門口放巧克力桶的架子走去,店員還在繼續玩他的電線。

一步,兩步,三步。

男子步步逼近目標的架子,一把抓起兩桶、剛好一個海綿寶寶、一個是派大星圖案的巧克力桶。

為了不想驚動店員,男子把兩個巧克力桶,抱在胸前,一邊把兩個桶子提把都集中在同一隻手,一邊把另外一隻手伸進口袋,推出美工刀的刀片。

一回頭,精準地跟店員四目相交。

「不要輕舉妄動!乖乖閉嘴,裝作什麼事都沒看到就沒事!」男子拿著美工刀指著店員,一邊慢慢自動門的方向退後。

店員什麼話都不敢講,異常地冷靜,沒有要做任何動作的跡象。但是眼神卻向一旁的自動門飄去。


叮咚。


男子走到自動門感應得到的地方,門打了開來。

哐噹。

哐噹。

兩個巧克力桶摔在地上。

男子的肩膀上出現一隻男人的手。

男子心頭一震,心裡出現極度不安的預感。

胃忽然出現一陣難受的絞痛。


一回頭,精準地跟兩個穿著淺藍色制服的男人四目相交。

  

創作者介紹

Act your SIMPLE life!!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