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3.png






[ 2 ]




聽說這件事情在網路上好像引起一陣小小的騷動,有人為了我們真誠的愛情而鼓勵。但是有人相信就會有人不相信,同樣也有人認為我在唬爛,只不過是要騙人耍人而已。

我幹嘛那麼無聊?

又不是一個想紅的人,我幹嘛沒事騙大家我的女友不見?還是大家看到這裡也在懷疑這個故事的真實性?

搞什麼鬼?怡婷不見我已經很不開心了,竟然還有人覺得我是在騙大家!我想我真的看透人性了。

我看著窗外,天色已經越來越暗了。我竟然感覺到無比的淒涼,那是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我找不到怡婷,甚至沒有人相信我,沒有人願意幫助我。為了怡婷,我連學校都不去了,連我如癡如醉的部落格都停止更新了。這樣就算了,還被人懷疑是在騙人。

我的人生怎麼會這麼悲哀。

不知不覺,我開始哽噎了起來。對著窗外黑漆漆的天,我開始呢喃了起來。


「老天爺啊!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呢?我究竟哪裡對不起你了?」

「為什麼要把我的怡婷帶走?是你帶走她的嗎?」

「還是你在懲罰我?懲罰我對您不夠敬重?懲罰我從前把你當成笑話看?」

「還是您也忌妒我有個這麼正的女友?連你也癡迷於世俗的美醜嗎?」

「如果真的要帶一個人走,你為何不帶走我呢?比起來,帶走我不是更沒差嗎?怡婷就準備要大紅大紫,朝自己的夢想邁進了,為什麼你要做她的絆腳石呢?」

「您就這麼小心眼嗎?你下來跟我說啊!」


我覺得我開始語無倫次,講話模模糊糊亂無章法,甚至開始怨天尤人了起來。

這真的不像我。

我大概就這樣跪在窗前呢喃了快一個小時,微微透進窗的月光,照在我的米色褲子上,顯得特別乾淨,也讓我感覺到特別孤單。

我只剩下一個人了,怡婷呢?

我真的曾經以為,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找到怡婷,找到那個曾經跟我很相愛的怡婷。

看著我放在筆電桌布上的合照,我卻開始覺得,那段記憶對我來說已經相當模糊了。我真的還記得這個靠在我臉龐的人嗎?

如果今天她真的又一次出現了,我還認得出她來嗎?


「別說了!」我再度對自己呢喃了一句,順手把罐子裡最後一滴啤酒送進嘴裡,然後用力依揉,啤酒罐已經變得歪七扭八的,一不小心還被刺痛了手指。

沒什麼好說了,我想事情已成定局了吧?我想,明天去了最後一趟之後就放棄了吧!我想可能找不到怡婷了。說不定她已經跑到外地、飛到國外也有可能...對啊!真的不是不可能的呀!


「先睡一覺吧!」我撥開了成堆的啤酒罐,爬上了床,鑽進棉被裡。閉上眼,呼呼大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i Hsu 的頭像
Hali Hsu

Act your SIMPLE life!!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