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小倫微微顫抖,但是卻硬是在臉上擠出勇敢的表情,這對他這種好面子的人來說很常見,但是我們在一旁卻看得很清楚,小倫其實心裡很害怕。

但是我不知道他在怕什麼,還是說他跟眼前這個季先生曾經有些什麼,有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

季先生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在沙發前坐了下來,而小倫依然不敢亂動,雙眼直直地看著地上,不發一語。

「那應該是五年前的事吧?你還記得嗎,吳凱倫?」季先生推了一下眼鏡,然後繼續說:「那時候,我還是天堂之門的總執事,記得嗎?你他媽的不知道搞什麼突然跑到天門來玩,而且還自顧自地帶著那個免死徽章下去人間,你以為這樣的事情我會忘了嗎?」

「而且就是因為你這樣搞鬼,害我被天門庭長大罵,還被迫解職!你知道這個職位有多難取得嗎?我費了多大的氣力才搞到這個位置的!你知道嗎?」季先生勃然大怒,就像潑婦罵街一般,用一種歇斯底里的態度指著小倫不間斷地狂罵。

「從那個時候,我就誓言一定要抓到你,我一定要討回公道。於是我在人間拚了命的尋找你,找找找,找找找,終於讓我在五年之後,找到你這個王八蛋!不過也要謝謝他啦!你的好朋友,多虧了你的好朋友,我才能混進這個生日趴,才可以名正言順的進來這裡,解決你,就在你的朋友群面前!」季先生又笑了。

「誰?是誰出賣我?」小倫壓抑著顫抖的雙唇,痛苦地丟出這一句話。

「你自己跟他承認吧!」季先生往我身後的人群指了指,示意我身後的人自己站出來。

我一回頭,一群人緊張地你看我、我看你的,包括總統也是一樣。「快!」季先生大喊。

只見有一個男人往前踏了一步,然後吞吞吐吐地往前走。他一抬頭,我傻眼了。沒想到這個出賣小倫的人,正是,小德。

「吳凱倫,就是我出賣你的。」小德堅定地說著,然後雙眼瞪著小倫。

「因為我討厭你,我討厭你的個性,討厭你那種,要跟我們要好處的時候就對我們很好,當我們沒有利用價值時,就把我們一腳踢開的自大個性!所以,當季先生透過很多種管道在尋找你的時候,我主動跟他聯繫了!」

「我很意外他要找的那個吳凱倫竟然就是我所認識的吳凱倫,也就是你。因此我很欣然接受了他所給我的漂亮價碼,完整地提供了你的一切資料跟訊息,當然也包括今天的生日趴。」小德直愣愣地盯著小倫的眼睛,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以為他們是朋友,而且是很好的朋友。

這也難怪在小倫整個被攻擊的同時,小德完全沒有拔刀相助,甚至,連保護他都沒有,難怪。

我伸伸吸了一口氣,人心可畏。原來有些事情並不是向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眼睛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我甚至聽到在我身後的人群中出現一些討論聲。

「欸,你不是黑道嗎?快點救救你朋友啊!」

「你以為黑道都是殺很大殺不用錢的喔?沒有錢我們才不辦事勒!而且好像我跟他很熟一樣,我今天是看在有大吃大喝的份上才來的欸!」

「啊?你也跟他不熟喔?我也是耶!我們也才聊過一次MSN而已,而且還是他主動來密我的。如果是平常我根本不會密他啊!」

「拜託當然好嗎?他都仗著自己是黑社會,每次講話都嗆得要死,誰會在這時候幫他啊!做人失敗啊!」

我又吸了一口氣,真是人心可畏。眼睛看見的,不一定是真的。

「所以,你不會介意我殺掉他囉?」季先生笑呵呵地對著小德說。

「不了,你來就好。還有,要不要先處裡掉…他們?」小德指了指他的身後,也就是我們這邊。

季先生探頭看了一下,然後問:「裡面有該死的嗎?」

「總統算不算?」

「算了吧!雖然他的確很該死,但是還不是他的時候。」季先生邊走邊甩著槍走向我們這邊,然後對我們說:「快滾吧你們!還有,出去嘴巴緊一點,要不然……嗯嗯,你們懂吧!哈哈哈!」

一群人看著哈哈地笑的季先生拚命點頭,然後我們一群人幾乎是用飛奔似地離開原本歡天喜地的生日趴房間。

但就在我跟著大家一起往前跑的時候,季先生突然把我叫住:「你留下來,你好像是小德的好朋友對吧?」季先生邊說邊看著小德以示確認,小德點點頭。

雖然我不知道把我留下來是要幹嘛,但是對方看起來是這麼恐怖的人物,我怎麼可能敢反抗,因此我照著季先生的指示來到旁邊的一張沙發上坐下,連動都不敢多動一下。

「留你下來是有目的的,把吳凱倫綁起來吧,用這個繩子。」季先生從他的黑色包包裡拿出一捆黑色的矽膠粗繩,然後用槍指著吳凱倫大喊:「別想亂動!」

就在季先生的指示之下,我迅速地照著他的要求把吳凱倫五花大綁,最後還把結打在他的嘴裡,讓他咬著。

「好了,夠了,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再見。」季先生突然用力地朝我的臉揮過來,狠狠打了我兩拳,結實的兩拳。

忽然我感覺我的眼前一片黑壓壓的,然後我聽到我的頭撞到地板的聲音,我感覺臉頰有點冰冷冷的觸覺,一股腥味撲鼻而來。

接下來,我就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