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我不是混黑社會的,更也沒有交過黑社會的朋友過,小倫還是第一個。

但是有時候我真的不得不羨慕這些有錢人所辦的「派對」。

從我跟小德一踏進他們所登記的2015號房開始,我就對這個根本就是總統套房的房間目瞪口呆,而小德也是從頭到尾跟我保持著一樣的表情。

整個房間簡直有四分之一個體育場那麼大,我真的不誇張,不但有超大的兩個客廳、家庭劇院,還有小型健身房,浴室更是大到一次十個人一起進去洗都還綽綽有餘。

因為我們算是比較晚到的,畢竟我們是跟壽星一起來的嘛,當然不能太早到。於是當我們進去的時候,裡面已經很熱鬧了。

大客廳的桌子上已經擺了一個超大蛋糕,旁邊更擺著只有在電視上慶功宴才會看到的那種好幾層的玻璃高腳杯,我看得都傻眼了。

裡面的人數其實不少,比小德在信裡預告的稍微多了一些,簡單的估計一下可能有五十人,但是這些在黑社會的聚會裡面都算是少的了啦!所以不用太在乎。

沙發上,已經有男男女女開始喝酒了,超大電漿電視前也擠著一堆人在玩電動,管他wii、PS3還是XBOX 360,反正什麼電視遊樂器都有就對了,電視又不是只有一台。

我們一起舉杯,然後聊天,祝福,反正就是跟一般生日趴差不多啦!突然有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服務生穿過人群,空出了一道走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總統真的來了。


「吳凱倫!生日快樂!」胡軍總統很刻意低調地來到小倫身邊,但是他似乎不知道總統這個職位在怎麼樣也低調不起來吧!

「不好意思剛剛被跟車,司機甩了好久才甩開,才沒有辦法準時到,不好意思!」

所有人看到總統突然來到生日趴,一陣一陣的歡呼聲此起彼落,不斷地聽到「總統怎麼會來啊?」「那是山寨版的總統嗎?」之類的小討論聲,這時候小倫開口說話了!

「爸,你來了!」

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包括我們,就連總統自己都睜大著眼睛失焦地看著小倫。

「爸,沒關係,今天都是自己人,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他們都不會說的,我相信。而且,這麼多年了,也總該讓大家知道了。更何況,您明年就卸任了,只要挨到您卸任,一切就沒事了!」小倫拍拍總統的肩膀說。

「總統…是你爸?」小德不可思議地問。

「是私生子。」小倫小聲地掩著嘴說:「我到時候再跟你們解釋。」

接著總統也舉起酒杯,加入為小倫慶生的活動之中。而與會的朋友們還是竊竊私語地討論這個跟生日不太有關聯的意外插曲,不過因為大家真的都是好朋友,因此都抱著關心鼓舞的心情來看待這件事情,而沒有人以其他有的沒的想法來醜化這件「認祖歸宗」的慶生橋段。

就在大家都舉起酒杯一飲到底的同時,忘了帶上的房間大門外,忽然傳來幾聲槍響,兩條筆直的彈道迅速地往人群中射。兩個酒杯破裂的聲音從小倫及總統的手上散開,他們身旁木頭製的衣櫃上立刻出現兩個黑漆漆的彈痕,被溫熱的木門還在冒煙。

在人群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兩秒內,子彈再度從門縫中飛快遞射出,我清楚地看見冒著火花的子彈輕輕地掠過小倫的臉頰,還畫出一道明顯的血痕。

「保護總統!」我大喊,然後趕緊叫大家蹲下,用這個姿勢逃到我們身邊另外一個還算可以容納這麼多人的房間。

大家都緊張地開始動作,只剩下流著血的小倫還呆站在沙發前,握著酒杯的手已經下垂,整杯紅酒灑在他亮晶晶的皮鞋上。

「快過來啊!」我對著小倫拚命喊,只見小倫緩緩地轉身,面對那個已經莫名其妙發射了三發子彈的門縫,然後用一種已經破音的嘶吼音量大聲喊:「出來啊!如果你是針對我,那你來啊!幹!老子怕你喔!出來啊!」

我真為小倫感到擔心,他真不知道自己現在面對的是什麼人,他竟然敢這樣大嗆。重點是都已經什麼情況了,小德怎麼沒有出來幫忙呢?他不是隨身帶槍帶刀的人嗎?

我從靠著大家躲藏的房間門框,往外看小倫的情形。只見小倫又大聲地用同樣一句話嗆了門縫後面那雙眼睛。

我不斷地跟小倫打PASS,叫他不要再這樣嗆了,趕快躲起來比較實際一點。不過他根本不理我,我真的差點就要衝出去把他拉回來,但是這實在太危險了,對方有槍耶!

忽然,房間的門敞開了。

一個穿著藍色運動服的男子,一手拿著槍,一手摸了摸自己的黑框眼鏡,一步一步地朝小倫走進,然後做出了一些像是拍手的動作。這個長得很像老了一點的王力宏,雖然老,但是帥。不過他卻散發出一種令人感到恐懼的氣息,是一種令人不戰而慄的恐懼。

「你好啊,吳凱倫。」男子繼續往前走,帶著一種濃濃的笑靨看著小倫。

「敝姓季。」男子的笑容更加意味深遠了。從那張邪惡的笑容裡,他雙唇一開一合地說著:「還記得我嗎?」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