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jpg 


那天凌晨,小德約小倫跟我一起去吃消夜。我當然樂意奉陪,天知道我什麼都不太愛跟,只有吃消夜這件事讓我無法自拔啊!

我們選了一間小倫說很好吃的快炒店,叫了一整桌的菜,好幾手啤酒已經在旁邊蓄勢待發了。

吃到一半時,小倫突然開口講了一件跟吃消夜這件事完全不搭嘎,而且還很突兀的一句話:「我好想告訴你們一個內幕,但是我卻不知道適不適合跟你們說!」

我跟小倫趕緊點頭,然後不斷保證:「拜託!好兄弟耶!怎麼可能亂講,說啦說啦!」

「好吧!」小倫喝了一口啤酒,然後說:「下個月我生日,我想要請總統來參加我的生日趴。」

一聽小倫這麼說,我們哄堂大笑,因為真的太誇張了!小倫是做黑道的,黑道請總統來參加他們的活動這很正常,但是通常都是喪禮啊!哪有人生日會在請總統來的啊!而且總統現在這麼忙,有可能為了你一個陌生人跟他一點都沒交集的人,而去你的生日會嗎?怎麼可能。

小倫眼見被我們打槍,無奈地把剩下的啤酒一口氣喝完,然後帶著一點火藥味的語氣大嗆我們兩個:「拜託!我是誰啊!你不懂啦!他一定會來的,要不要來賭一下?」

「好啊!」我們一口同聲,所以當然二話不說談好價錢,一賠一萬,也就是說如果總統真的去的話,我們一人給一萬,如果他沒去,他要一人給我們一萬。

好無聊的賭博啊!


才沒過幾天,我的信箱裡就收到一封從小倫信箱寄過來的電子郵件副本,上面寫著:

「親愛的總統先生:

  我是小倫,下個月是我的生日,我打算在Pussy酒店辦一個私人的生日趴。不會太多人來,只會有認識的,大概三十人以內。特別跟你告知一下,晚上六點半開始,離開時間均可。I don’t care. 我只是希望你能來!

小倫」

說實話我搞不懂他想表達的意義是什麼,我是指寄給我副本這件事。是在告訴我他要玩真的嗎?於是我找到小德討論了一下這件事。

「我覺得他是玩真的。」我這麼告訴小德。

誰知道小德竟然只是盯著電腦螢幕,拚命地敲著鍵盤打小說,非常敷衍地回答我一聲「喔」,然後就自顧自地講起了電話來。

我看他這麼忙碌,也不好意思在說什麼了,只好等他把電話講完。很剛好地,電視上剛好在演性感女神潔西卡艾芭演的《倒數第2個男朋友》,於是我還不算無聊地邊看電影邊等了他半個小時。

結束後他才把視線回到我的身上,然後對我說:「小倫絕對是玩真的啊!第一,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個性,喔,你可能不知道。他是那種只要說到就一定做到的人。而且我覺得他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你知道嗎?當他還是十幾歲的時候,他曾經做過一個夢,他說他到了天堂去逛街,然後老天爺給了他一個什麼狗屁免死金牌的,然後他就從此死不了了!你說這樣的人是不是神經病?」

「好啦!雖然我聽不太懂,不過感覺是一個滿荒唐的故事,但是他是你朋友不是嗎?」我坐在小德的床上,握著遙控器亂轉台。

「是沒錯啊!但是還是可以對朋友發表意見吧!」小德轉過頭來,皺著眉反駁我,繼續說:「就好像,我是詐彈客,然後你是我朋友,雖然你可能很害怕我,或是想跟我脫離,但是我還是幫你找到了林伯倫,而且還幫你把他解決掉。現在你應該很認同我了吧?」

「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搖搖頭。

「不過說到小倫,你還知道些什麼嗎?我總覺得這個人好神秘啊!」好奇心可以殺死貓,所以我忍不住我的好奇心,繼續問下去。

「說到小倫喔!這就說來話長了。關於小倫的事情啊,其實我也沒有懂很多就是了!我從來沒有聽他提過的爸爸,但是我有聽兄弟們說,他爸爸好像從小就死了還是怎樣,反正他就是他媽媽獨力扶養的啦!但是後來他媽媽整天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後來還欠了大筆的債,於是他決定跟他媽媽拖離關係,斷絕母子關係。這是在他二十幾歲那年發生的事。」

「而且剛剛說到他爸爸,小倫就連姓吳都是因為他媽媽的關係,爸爸這兩個字對於小倫來說根本就跟屁一樣,根本沒有感覺。其實說真的他這樣也滿可憐的,而且滿詭異的,但是我們也不會去多問他,畢竟這是別人的家務事。」小德說。

「喔!」我點點頭,然後開始跟小德聊起電視上的潔西卡艾芭,直到那天我離開他的房間前,小倫二字再也沒有從我們口中出現過。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