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jpg 


大概是不到五天的時間,小德把我叫到他的房間,我們一樣準備了一堆好料打算大快朵頤。

但是很詭異的,今天小德房間裡的電視,卻不是定頻在他最喜歡的《康熙來了》,而是定頻在名嘴張義主持的政治談話性節目上。

「今天,不看《康熙》啊?」我一邊把豬耳朵塞進嘴裡,一邊問。

「不不不,今天來看點有趣的!」小德淺淺地笑,露出一種邪惡的笑容。

然後,節目開始了,名嘴張義開場說著:「大家好,歡迎各位今天再度準時收看我們現場的節目。今天我們要討論的主題比較特別,首先先來看一段新聞畫面。」接著,畫面出現一則經過剪輯的舊新聞畫面,上面還標示了日期,就是今天。

「今日午間,台中市一名彭姓男子,被發現陳屍於寓所。死者全身皆是爆裂後受到燃燒的傷痕,被發現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從屍體附近散落的紙片碎屑殘留物可以發現,死者身旁有破裂的紙箱碎片。警方初步推判,死者可能是收到爆裂物,並在拆封時誤觸開關,使得置於紙箱內的炸彈引爆,產生悲劇。」

新聞畫面結束後,回到張義的特寫:「是的!這則新聞我們稍做剪輯,已經將一些內容修剪過了,在這邊我還是大略地跟觀眾解釋一下這則新聞的內容。死者是一名彭姓男子,在家中莫名奇妙接收到一盒包裹。好奇之下在未經查證的情況下拆開那個包裹,結果忽然一陣天崩地裂,整個包裹炸了開來,然後就發生了這場悲劇。」

張義面目猙獰地說著,鏡頭帶到其中一名女名嘴,她竟然在偷偷拭淚。

張義繼續說:「今天我們要討論的就是這個主題,現在的社會是怎麼了?竟然亂成這樣,那些政府隨便亂說話就算了,現在居然有陌生人會寄炸彈給別人。這是強迫中獎的白米炸彈客嗎?」

「我認為這根本就是胡軍總統的無能!」名嘴林肯隆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辱罵著,然後繼續說:「就是因為胡總統的無能,只會貪污,所以民眾太不爽了,才會亂寄炸彈給別人。」

小德哈哈大笑,然後我一臉狐疑地看著他,被他發現,他說:「太誇張了啦!胡總統的陰謀是吧?反正什麼都可以跟他扯得上就對了啦!那要不要提那個也是貪汙被抓去關的阿扇總統啊?」

小德發現我沒有笑,於是也收起了笑容,夾了一塊百頁豆腐塞進嘴裡後,他把筷子放了下來,表情顯得嚴肅。

「其實,我們今天要看這節目是有原因的。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事,應該會很誇張很恐怖,我說你會這樣覺得啦!但是其實也還好,習慣就好了!」我點點頭,然後也把筷子放下。

「其實,新聞那個炸彈,是、我、寄、的!」我永遠不會忘記他說出口的那種表情,就像電影《黑暗騎士》裡面,小丑在接受蝙蝠俠審問時露出的那種奸笑。然後說完後,他竟然也用那種笑到快岔氣的方式放聲大笑。

我沒有說話,我只是靜靜地在為希斯萊傑默哀,想不到這麼偉大的演員竟然這麼早就過世了!真的很可惜欸!不過,才沒幾秒我就發現,我好像放錯重點了。現在好像不是在懷念希斯萊傑的時候,因為如果小德沒有唬爛我的話,那我眼前出現的就是一個嚇死的人炸彈客呢!

「你……你是炸彈客?開什麼玩笑?」我發現我還是有緊張就會結巴的問題。

「可以這麼說!你記得上次你不是在我的房間看到一個Box,上面還寫著彭志祥嗎?剛剛新聞說著彭姓男子就是他啊!他已經…嗯…OK了!」他用手撥了撥頭髮,然後拿起筷子繼續吃他眼前的滷味。

我有一種快要窒息的奇怪感覺,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你能不能想像你的眼前出現一個新聞裡才有可能會出現的炸彈客,而且那個炸彈客還很大方地跟你坦承自己就是罪犯。重點是什麼,重點是那個炸彈客用來炸人的道具,還曾經被你拿在手裡把玩過?

我看著眼前這個少年,可能才二十出頭吧!怎麼能會是一個炸彈客呢?老闆娘不是說他是小說家嗎?難道這個小說家同時還是變態?或許我該看看這個傢伙的小說都在寫些什麼才對!

小德開開心心地吃著滷味,電視已經轉回《康熙來了》,他癡癡地看著電視上唱唱跳跳的蝴蝶姐姐,口水都快要滴下來了。

「嗯…小德,我今天不太餓,好像吃飽了。那,我先回去房間了!好嗎?」我自動自發地把筷子丟到垃圾袋裡,然後從地板上起來,準備開門,然後最後還問了他一句:「喔對了,可以借我一本你寫的小說嗎?」

「好啊好啊!」小德興致勃勃地跳到書櫃前,拿出兩本小說拿給我。我對他點點頭,道了謝後,我拖著腳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小德拿了本小說給我,那本小說叫做《炸遍校園》,我打開它然後開始閱讀。

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把《炸遍校園》給看完,是一本很有深度的小說。

故事主要是在說,有一個出生在台北的都市小孩,很富有但是很自大,因此沒有人要跟他做朋友。在學校,他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地,而且同學們都排擠他,於是他越來越不爽,他開始帶著恨意。

有一天,他在某一間手機工廠的廢棄物堆置處旁發現了好幾箱瑕疵品,而且因為他手賤的個性,竟然把這些箱子都拆了開來。但是裡面都是一些明明看起來很完美,但是卻開不了機的手機。

因為這些手機一點用都沒有,所以完全引不起他的興趣,正當他絕望地把手機狠狠摔到地上時,手機突然炸開來了。就好像丟下原子彈一般地炸開,只是爆裂程度輕多了。

發現了這個好玩的玩意兒之後,他把全部的瑕疵品都帶回家,然後開始想一些有的沒有的惡作劇。

隔天早上,他來到其中一個排斥他的同學家外面。他躲在電線桿旁,等到那個同學一出來,他就把昨天發現的瑕疵手機用力地往他身上丟,然後摀住耳朵。忽然蹦的一聲,一聲慘叫,然後那個同學眼睛從此瞎了。

就這樣,半年內,所有排斥他的同學都遭到他的報復,不是瞎了眼的,就是斷了手、斷了腳,嚴重一點的甚至被丟到下體,從此無法生育。

最後,甚至連總統都被炸到毀容,從此退出政壇。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