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jpg 


我做過幾次生意,賣鹽酥雞、送pizza…等,但是全部都失敗了。不管如何,那不是我要的,本人志不再此。

所以我開始思考我要做什麼,畢竟我現在沒有積蓄,然後又沒有固定工作。既然生活都成問題了,那我也必須好好想想,我該做些什麼賺得很快,或者賺得很輕鬆的工作。

我是男人,所以也不能像女人一樣去用身體賺錢,至少我不想。所以我一個人走在街上,帶著一頂漁夫帽,四處遊走。

天冷了,就在路上找個地方睡覺,反正我又沒有家,有得躺就不錯了。

我睡過加油站、便利商店門口、鎮公所停車場,還有警察局後門,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被趕走過。特別是警察局後門,那真是特別的一段時光。

警察局通常人很多,至少很多警員,但是到了晚上就不一定了。特別是晚上的後門。那根本沒有人好嗎?沒什麼好怕的,我在那裡睡了兩個星期都還沒有被抓到!

但是最近,我發現睡在郵局前面還不錯!有樹蔭,有高樓,風雖然不小,但也不至於大到把我吹倒,這很棒。

而且有時候來來往往的人潮裡,還可以發現一些正妹,夠福利吧?

那天我坐在郵局前的長椅上,看到一個短髮的女生走過去,看起來很有Hebe的味道,正翻了!因為她長得真的太像Hebe了,我們先就稱她為Hebe女孩吧!

Hebe女孩大概才二十出頭歲,拿著一個白色信封,看起來鼓鼓的,應該裝很多東西吧?

我看著Hebe女孩在郵筒前面猶豫不決,可能搞不清楚要投哪一個洞吧?因為她看起來就不像是一個常寄信的女孩,更何況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大家早就用電子郵件了。而且這麼正的女孩,少跟我說什麼不會用網路,或者沒有msn之類的狗屁鬼話。

不過用寄的,會不會是因為她要寄一些,沒辦法用電子郵件傳送的東西呢?

不是沒可能。

Hebe女孩歪了歪頭,最後終於把信封投入郵筒裡了,那個上面寫的「外地郵件」的洞裡。接著蹦蹦跳跳的轉身,坐上機車騎走了。

真的好正的女孩,連背影都正,而且又長得像Hebe,整個就贏了啊!

我看著Hebe女孩的背影癡癡地笑,很像在發春的表情。不過五秒後我就意識到我的表情很不得體,雖然她已經走了,還是保持一點流浪漢的形象好了。

我慢慢地起身,往長椅旁的郵筒走去,綠色的那一個。

我想知道Hebe女孩到底寄了什麼東西出去,想知道她丟了什麼東西到郵筒的肚子裡。所以我試著想從那個洞口把手伸進去!

天啊!超難的!就像想把手伸進去飲料販賣機的出貨孔一樣,裡面根本戒備森嚴啊,沒有辦法從這裡伸進去撈的。所以我只好失望的把手伸回來,整個手臂都被郵筒的洞孔壓紅了。

我摸著手背,開始繞著郵筒轉圈,因為我認為一定有可以行得通的方法,只是我還沒有發現而已!

你知道人是一種很犯賤的動物,如果你在好奇一件事,你就會一直好奇下去。

而且我就是如此。


偏偏好死不死,被視力2.0的我發現,郵筒的正面竟然沒有鎖好?我知道這聽起起來很荒謬,幾乎不可能,甚至有人可能會說我在亂掰,劇情太誇張。但是,拜託請相信我,在我眼前出現的畫面真的就是一個沒有鎖好的郵筒啊!

於是我用手掌用力地將郵筒掰開,裡面大概有半個郵筒多的信,我果然在其中發現了唯一一包有些厚度的白色信封,絕對是剛才Hebe小姐寄出的沒錯。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並偷偷地將裡面的信全都拿了出來,用偷來的麻袋裝好。

信封的上面是幾行淺紫色的字,很清秀,就跟Hebe小姐本人一樣。因此我也無須對於信封的原有者多做懷疑。

Hebe小姐的字不是走可愛風,而是微微成熟的正楷字體,穩重,但不至於老土。我想Hebe小姐也是品味不錯的人吧!染著深咖啡色的大捲短髮,淡淡的唇蜜秀色可餐,如果我不是流浪漢,我一定想辦法讓它成為我的女人,只可惜我是個別人口中沒有用的人!


回到信封上,淺紫色的墨水,在收信者的欄位寫了一行「林伯倫 收」,貼足二十元郵票,寄往新竹的一個小地方,我沒有聽過的村莊。

除了收件者與收件者的地址之外,在信件的寄件者欄位,並沒有寫上任何字句。

一句也沒有。

我輕輕地壓了壓信封的肚子,厚厚的,不知道裝些什麼,而且也嗅不出味道。我對於這封信越來越好奇,便一鼓作氣地將信封口撕開,一陣我好久沒有聞過的臭味撲鼻而來,但是我的嘴角是微笑的。


透過撕開的信封口,我看見好大一堆藍色的鈔票,還有一封寫了兩張信封的信。我大略地數了一下裡面的鈔票,沒想到竟然有三十張!我的雙眼就好像卡通畫的那種畫面,兩個「$」的符號擴張在我的眼眶,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多錢了!

我二話不說地將東西收拾一下,來到附近的小飯店,拿了兩張大鈔給櫃檯,老闆娘便帶我來到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房間。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