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SIMPLE電影院 SIMPLE音樂廳 SIMPLE吃喝玩樂 SIMPLE專題

 

thenormailteens.png




前幾天感冒到一個極致,真的超難過的!但是很不幸地隔天剛好是段考,究竟要讀書還是睡覺休息,成了我最大的一個難題。結果最後,睡魔還是戰勝了讀書魔。

我躺在被子裡,摸著我發燙的頸部,好像發燒了!但是我沒去吃退燒藥,因為我根本爬不起來。

蓋著棉被,我好像快要燒起來了一樣,一邊咳嗽一邊擤鼻涕,床頭的餛飩已經堆積如山了!我覺得我好像快要死掉了!

睡到一半,起床吃下午的藥,原本打算讀書一下的,但是頭真的痛到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樣,所以我就回到床上跟棉被一起向病魔戰鬥!

下午我的朋友打電話給我,是喝五圈同學,原本要試探我是不是偷偷K書,我帶著病懨懨的鼻音跟他說我在感冒,睡了一整天,那傢伙竟然跟我炫耀他也玩電動玩了一整天,真是不知死活的兩個無聊高中生啊!


其實講了這麼多,我的重點是,這次感冒真的很嚴重呢!這讓我想起,我從小就是一個「愛感冒的人」。


在健保卡還是紙卡的當年,健保IC卡還沒有被發明,紙卡健保卡只要蓋滿六格,就要拿去醫院換卡。

而幾乎每幾個星期就要去看一次醫生的我,想當然耳地成為了醫院的「換卡王」。你看過什麼人幾乎每過幾個月都去換健保卡,而且上面蓋的章都是出自於「耳鼻喉科」,而不是什麼牙醫之類,無傷大雅的章!


所以說我是個愛感冒的人,可一點也不為過。


我永遠記得診所裡那長長的沙發椅,深咖啡的顏色,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消毒藥水味,那好像是屬於感冒的人的專屬氣味。

這次感冒,我再度回到那間帶著許多回憶的小診所,它不是那種很高級、大理石地板的豪華診所,他只是一間看得出年紀的老舊小診所。雖然如此,掛號的櫃檯上還是貼著蔡依林最近代言的戒菸廣告,好像有些突兀!

櫃檯旁邊掛著一幅手繪的畫,那是一張藍色素色背景的圖片,一位醫生拿著耳溫槍做在小椅子上,診療椅上則坐了一個小男生,手抱著一隻受驚的浣熊。醫生正在診斷著浣熊的耳朵。

我好納悶,這不是耳鼻喉科嗎?怎麼會掛著一張看起來像動物醫院的圖片!是想傳達什麼嗎?


給醫生診斷完感冒後,我邊答謝邊走出診療室。準備等藥單。

在以前那個年代,政府還沒有規定診所必須與藥局分開,因此看完醫生之後,接著就直接在裡面等藥。但是不知道哪一年開始,政府規定診所必須與藥局分開,聽說目的是為了怕診所壟斷及製造就業機會!管他什麼理由,反正我拿了藥單就往隔壁藥局準備領藥。

藥局裡的藥劑師是我們認識很久的員工,從藥局開始獨立出來的時後就是他開始配藥了!

有時候他會跟我們聊天,聊的都是一些瑣事,像他前陣子就在跟我們抱怨衛生局的人很機車,要求他把藥局做大一點,所以他們就在門口向外延伸了一公尺左右,應付了事。就像這樣的哈拉瑣事。

反正只是聊聊天,別要求那麼多。


雖然我現在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常感冒了,但是我還是記得那段曾經連續到診所報到的日子。

而「愛感冒的人」,好像也就悄悄卸任了!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ind
  • 但是你的肝指數....保重!!
  • 有在吃藥慢慢調了
    過陣子會再去做一次健康檢查
    希望會沒事!
    謝謝你的關心喔

    Hali Hsu 於 2008/12/09 22: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