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喔,Bitch!」女孩哀嚎著,用左手撫摸著被打傷的手臂。

「媽的,妳再嗆啊!搞清楚,別以為自己像大小姐就在那邊跩,沒什麼好跩的!」史楠咬牙切齒地咒罵著,用手扯著她的頭髮。女孩痛得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

流著血的女孩平時是個萬人迷,總是在街上被路人要求合照和索取MSN的那種人氣美女,長髮披肩,一對雙眼皮大眼,畫上裝之後更是迷人。但現在,她卻受盡恥辱的被關在台中市一間廢棄輪胎廠,而且還被綁在木椅上,動彈不得。史楠刻意將貼在她嘴上的素色封條膠帶撕開,因為他喜歡跟女孩妳一句、我一句的嗆聲,真是詭異。


史楠看著眼前的女孩,將手伸進口袋,把玩了幾下口袋中的小刀。正猶豫要不要動手時,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史楠震了一下,接著便將電話接起。

「大哥,你如何,動了沒?」小弟阿狗用簡短的話語詢問史楠。

「你閉嘴,我才正要開始哩!還不都是你打斷我!好啦!拜!」史楠氣急敗壞地掛掉電話。

將手機收回口袋,史楠抬起頭,看著淚眼汪汪的女孩,已經不再叫囂了,只是睜著大眼睛看著他。

「哼!累了是吧?靠!」史楠挑釁的說著,一腳踹向女孩的肚子。木椅倒地,女孩終於忍不住,眼淚一發不可收拾,但是她依然沒有出聲。

「準備囉,準備來快樂囉!」史楠扶起了木椅,摸了摸女孩被汗沾濕的頭,輕輕的撫摸著。


「來吧!」史楠笑著,嘴角彎成一線。





至於這兩個人的恩怨,則要跳到距離大約三個月前的一個星期六。


校園餐廳,女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按著手機,似乎在找著什麼電話。

「曉玲!妳怎麼會在這裡?」一個男子出現在女孩身旁,驚訝的說。

「史楠,干你屁事。」曉玲不屑的說,眼神依然停留在手機的螢幕上。

「靠!」史楠咒罵著,頭也不回的朝餐廳門口走去。

曉玲,流舞高中二年級生,父親是牙科醫生,母親是證券行總經理,上頭還有一位姐姐,家境富裕。這樣衣食無缺的生活,為她帶來極大方便,以及多數人的尊重,但卻也因此養成了她的優越感,出言不遜、口無遮攔的個性,很快的讓她成為班上的惡勢力。

班上同學表面上跟她和睦朝暮,事實上,每一個都人對她偏差的個性有所不滿。這是大家眾所皆知的秘密,只是沒有人要在這剩下一年的高中時光裡,將一切的氣氛搞僵,大家也就退一步海闊天空了。而她在班上最廣為人知的事件,就是她與史楠的不合。

有一回,史楠在教室的大門前,正準備握起門把開門,就聽見曉玲和她的惡勢力朋友的嘻笑聲。

史楠心想還是別正面衝突也好,免得戰火一發不可收拾,因此直覺性的退了一步,準備讓她們進來,兩秒後,曉玲果然跟著朋友們一起踏入教室,她看了一下史楠,大言不慚的罵著一旁靜靜等待的他。

「那什麼臉,靠腰哦?」曉玲將極為尖酸刻薄的話語,一字一句的吐出。

史楠沒有說話,深吸了一口氣,步出教室。


還有一次,午休時間,累壞了的史楠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這時,曉玲手拿著裝滿自來水的寶特瓶,出現在史楠的身旁。她吸了一口氣,一股腦兒地將整瓶水倒在史楠的後腦杓,史楠的整顆頭、整個背部更甚者連地上都濕了好大一片。

史楠睜開眼醒了過來,他回過頭,曉玲已經拿著空了的寶特瓶轉身離開了。史楠一樣沒有說話,深吸了一口氣,從身旁的書櫃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乾自己濕透的頭髮、衣服。史楠一直保持著一定的風度,他什麼反擊也沒有做。

其實史楠也不是一個天生願打願挨的傻瓜,他只是靜靜地在等待著那一天,最後的那一天,但曉玲卻依然還沒有危機意識。

而曉玲還依然以羞辱史楠為樂,而且引以為傲,甚至還跟同學炫耀她是怎麼樣欺負史楠的。而身旁的朋友,只是敷衍性的跟著她笑,她卻依然渾然不知,也沒有人告訴她,史楠正在計畫一個極為黑暗的計畫,這可能會讓曉玲的人生造成很大很大的改變。


而這一天,答案即將揭曉。

 

Hali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